Nimloth

中土,DC,漫威,星战,冰火通吃!沉迷手写和吸猫(´・ω・`) 求同好!!

期待的同时有点担心……

非故:

【关于中土世界的重要新闻,估计很多盆友都已经有所耳闻了,持续关注动向ing】

网易娱乐3月21日报道

据路透社的消息,亚马逊将为《指环王》剧集投入的资金预计会高达到5亿美元,将成史上最昂贵的电视剧。

去年11月,亚马逊以2.5亿高价拿下《指环王》系列电视剧集的全球版权,而前两季的制作和宣传的费用也会达到2.5亿美元,总费用超过5亿美元!这一费用几乎是电影《指环王》三部曲制作成本(2.81亿美元)的两倍,对比HBO《权力的游戏》(每集制作成本为1500万美元左右)也要高出两倍。

据悉,剧版《指环王》背景将设置在中土世界,重新讲述“魔戒再现”之前的故事,未来还可能继续开发衍生剧。目前该剧主创阵容尚未确定,不过已经在《指环王》和《霍比特人》系列6部电影扮演了“甘道夫”这一角色的伊恩·麦克莱恩在某节目中表示,他愿意继续出演这一角色。

精灵宝钻角色杂烩问卷~

Woc.....在3填了安姐,在9填了喵口,整张问卷都炸了😂😂😂在H那道题组出来金花/安姐 真是十分可啪

-秗章-:

首先寫下同名作品的幾個角色,然後回答下列問題。


 


1.英格威


2.Feanor


3.Fingon


4.湧泉


5.Maedhros


6.Celebrimbor


7.Fingolfin


8.芬威


9.三芬


10.小星星


11.Finrod


12.金花


 


 (重點私心:熊費,梅熊,泉花,二牙,如果還有算我一時失察)




1.你看過6/11的同人嗎?


攤牌/牙口?


有……但這是什麼組合?


牙口你太沒有節操了……攤牌表示他不會和二伯搶男人~何況他初戀是這人的妹妹……等等,又是替身梗?!


 


2.你認為4性感嗎?有多性感?


湧泉大人啊……藝術家氣質很濃,雖然是脫衣有肉穿衣顯瘦那種標準的精靈身材,但是總覺得和性感不搭邊呢(⊙v⊙)


 


也許金花知道的他很性感吧。


 


3.如果12讓8懷孕了,他們會如何反應?


金花讓……芬威大王???


 


我的內心是崩潰的。


Turgon:瑪德金花你給我捅出這麼大一個婁子來?


火焰君:【冷笑舉劍】


芬熊:。。。。。。


三芬:嚶嚶嚶老婆這個世界好口怕


 


4.你可以回憶起任何關於9的同人嗎?


三芬啊……印象里一直在跟天鵝公主秀恩愛而且算是個氣管炎呢~


 


5.2是否跟6很配?


費諾和攤牌?


我默認他們祖孫三代一張臉,對不起自攻自受我是拒絕的。


 


6.5/9或5/10?你覺得如何?


大梅/三芬或者大梅/小星星???


都不怎麼樣……嗯,小星星和大梅的話還可以來一個狗血替身梗:“你跟你(其中一個)爹長得真像……”


 


7.如果7看到2跟12在H,你認為7會如何反應?


芬熊看到兄長和金花……


靠!


芬熊:Turgon你這個領主能耐的啊!誰都別攔我敢動兄長我要把他劈成柴火燒成灰!


Turgon:爸,爸你OOC了……


三芬:【拿著爆米花圍觀中】別白費力氣了,哥哥什麼都好就是一遇上兄長就進入非常狀態。別靠近他們會被殃及池魚,默默看戲就好。


Turgon:你可真是親弟弟……


 


8.給3/10的同人寫個小簡介。


小熊/小星星


不不不不吃父子。


 


9.1/8有沒有可能會是很可愛的配對?


英格威/芬威?


我一直更喜歡這對兒,比起芬威和灰灰~芬威果斷是攻~


哎呀這樣就變成茵姨做替身了呢【雪姨笑】真是一台好戲啊~


 


10.請寫一個關於7/12的同人題目,悲文或者甜文都可以。


芬熊/金花


。。。


芬熊:我拒絕!


《我已分不清這到底是愛還是恨》


BE,必須BE。


 


11.如果想讓4跟別人H,你認為什麼樣的情節適合?


湧泉?


跟金花在夏日之門上喝醉然後互剖心意什麼的,我好像看過這種情節……


 


12.你的朋友的名單裡有人看過7的同人嗎?


現實生活里沒有。如果是在loft上就一大堆啦,芬熊迷妹很多的~


 


13.你的朋友的名單裡有人看過3的正常向文嗎?


有。


但不知為啥大家總會在這個背景里默認其實小熊的真愛還是大梅……


 


14.你的朋友的名單裡有人寫或者畫11嗎?


牙口啊……


有。


能把這裡的大家算做朋友嗎【笑


 


15.你的朋友的名單裡有人寫2/4/5配對的同人吗?


費諾/湧泉/大梅


喪心病狂到極點啊……


費諾:半種你兒子的領主們都很能耐麼呵呵


沒有。


 


16.遇到什麼事10才會發瘋般的大叫?


小星星?攤牌死的時候他就大叫了吧~


 


17.如果要你寫一首歌的名字來代表8,你會選哪個?


芬威大王啊……【歎氣】


《親愛的你是個謎》


  


18.如果你要寫一個1/6/12配對的文,你將怎樣寫開頭的文章尺度?


燦燦/攤牌/金花


額……一個大家一起愉快滴吃瓜子的場景算什麼尺度???


 


19.如果2要對10說一句話,你認為是什麼?


費諾對小星星?


我覺得費老爺從鼻子里哼一聲就很給面子了……畢竟小星星應該沒有美麗的金髮……


 


20.你上次看5的同人是什麼時候?


大梅啊?


今天。剛才。


 


21.你認為11會跟9發生H嗎?清醒的狀態下還是宿醉的狀態下?


三芬和牙口【默】


宿醉狀態下吧……


我堅信鵝公主是不會讓這麼恐怖的事情發生的【握拳】


 


22.你認為6最大的不為人知的怪癖是什麼?


攤牌?


靈感枯竭的時候會鎖上工坊的門在裡面跳踢踏舞。【別問我這個腦洞哪來的】


 


23.如果3/7是一對,誰是在上面的?


芬熊/小熊


我到底為啥總抽到父子【摔


芬熊……


因為小熊太矮沒法當攻,同時芬熊基本能算寶鑽第一攻了。


 


24.「1跟9本來一直很開心的在一起,直到9跟4跑了。1非常傷心,後來跟11有了一夜情,又跟12有了一段簡短並且不開心的關係。後來1聽從了5的建議,終於找到了真愛也就是3。」如果這是一篇同人,你會給它起什麼題目?寫出3個會讀這篇文的朋友,再寫出一個會寫這篇文的人。


燦燦跟三芬本來一直很開心的在一起,直到三芬跟湧泉跑了【呼叫金花】。燦燦非常傷心,後來跟牙口有了一夜情【又來替身梗?】,又跟金花有了一段簡短並且不開心的關係【燦燦你是有多喜歡金髮?】。後來燦燦聽從了大梅的建議,終於找到了真愛也就是小熊【大梅你為何要作死?】。


《超越對金髮的迷戀》


沒有


沒有


沒有


……還是沒有。


 


25.如果11/8是原著本來的配對,你會如何?


牙口/芬威


我已經沒有力氣了……祖孫……


我選擇狗帶。




-END-

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梗居然真的画出来了哈哈哈哈哈

_star热爱生活呀巴扎嘿:

快过年啦来 来这么一对门神辟邪 指定管用!后面放了线稿图 大噶没事可以打出来填色玩~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整个星球的夏日之门!!

Rofix:

寒春即将过去,盛夏要来了。思布罗塔的居民明显感受到了这种气息,他们更多的走上街头,站在屋顶眺望远方。我似乎能听到一种低沉的声音从远方传来,那种哼鸣声,有旋律但又不清晰。随着一天天的过去,那声音越来越近。这一天我早上起床的时候,已经发现外面大有不同,似乎所有人都更加热情了。阳光和集市的喧闹声如此的陌生又美好。盛夏来了吗?我问。嗯。一个路过的村民回答,唱起来吧。这是思布罗塔人等待的季节,不像我们恒温生物,他们的身体只有到了一定温度以上,才有足够的能量发出高频率的声音。而盛夏,就是嘹亮歌唱的季节。

给朋友的圣诞寄语,他去美国留学很少能回来一次。不仅是想对他说的,也是想让自己记得这段话。
最喜欢的作家就是林清玄了!

文素来自@摘纪录 

Over hills and under trees
Through lands where never light has shone
By silver streams
that run down to the sea

在海岬边能遇见二梅吗?

一起旅行:

ZEISS蓝:

这就是中土世界

再多言语,也无法描述新西兰南岛这气势磅礴的壮丽风光。


P1 猴子溪畔

P2 P3 远眺库克峰

P4 克伦威尔自驾路

P5 鸟瞰米佛峡湾

P6 P7 大圆石海滩

P8 P9  隧道海滩

晚自习放飞自我x
中性笔写洛神赋感觉也很赞(´・ω・`)
要是带了0.75就更好了

太喜欢这段话了终于还是没忍住给写下来了……原文取自@ESTEL 
太苏了!!!一亚怎么会有这么苏的精呢(;´༎ຶД༎ຶ`)

【AO3翻】The Dying of the Light 光逝(世界终结之时,费诺打破了宝钻)

没于黑暗的王者……仍然觉得维拉对他太不公平了,尤其是最后让他砸碎宝钻。
托老把最后的这段删去后才是真的费艾诺啊。费艾诺如果真的要砸碎宝钻,大概就能是在像文里那样的状态下了。
不知纪元为何物实在是扎心了……

Nierninwa:

ESTEL:



原文链接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944763




原作者:Solanaceae (未要授权,原贴下有作者评论说可以翻译)








翻到最后真的想哭。【刚被pingbi了,推文和图源见评论】








他们告诉他,他进入这个殿堂已经很久了——三个纪元,或者更多。




他问他们,纪元是什么,因为他忘记了。他们告诉他,王国曾起落沉浮,王者都归湮没,记忆既已泯灭。他尝试回忆那些词句有何意义,但是他做不到。




(王,是戴王冠的。他们说他也曾有一顶王冠,他能记得在他前额那冰冷金属的重量,他嘴里苦涩的味道,以及,什么地方有火在燃烧——但是他不记得那王冠曾是属于谁的,或者火因何燃烧。那曾是他的王冠吗?)




他想也许,他会记得光,某种强烈的、有穿透性的东西,与他的眼睛有关,但是他已经太久没有使用过它们了,还有耳朵,还有舌头,他不确定他能唤回的感受。他甚至不确定是不是想要回忆起如何去感觉。




我为什么在这?




汝始终于此。




一直都在这样的黑暗里,在虚无中游荡,除了他自己的魂魄没有其他。假如他记得和别的东西在一起是什么感觉,他会仔细想想孤独这个词的。




汝可犹记汝曾为何者?




在过去,他想到,他会怒而反抗这个声音,这种平静的质问——但是他记不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或者这是什么声音,或者问题的含义。当一切归于同一时,还有什么需要被记住?




他记得曾有过回忆,但是已非原貌——记得一些别的,无意义的画面,黑暗脆弱的感觉,仿佛他正在燃烧。但是那些有可能只是梦,他可能一直都只在这里。他疑惑:遗忘和被遗忘是否有差别?




我不记得了。




那个存在——始终在那里,始终注视着——离开了,他感觉他周身的空旷在瞬间收缩了,挤压着他,令他窒息。




他没有挣扎。他已经很久不曾这样做了,也许已经忘记了挣扎为何意。




他记得他曾反 抗过整个世界(又或许,他没有),他记得某种类似恐 惧的东西——或者体内这揪紧的感觉有别的名字,一个他已经遗忘的名字。名字曾是很重要的,他想,但是那么多已经消失。已经太久了——太久,久到不记得要去记住什么。




那个存在回来了(在一分钟?一小时?一个纪元之后?时间不再有意义,也许是以上全部,也许一个都不是),他感到自己向上飘了起来。他不记得移动是什么,因此感到震惊,体内留下了流动的感觉。有词句涌进他脑海,但是他不曾发声,于是那些无意义的音节没有经过他的舌头就滑走了。




约期已至。




突然的疼痛,然后他无来由的记起了痛。他发现他的眼睛被睁开了,什么东西使他们眼花缭乱——光。有什么温暖的东西顺着他的脸颊流下,他对此感到惊异,不熟悉的、新的感觉。他抬起了他的手去触摸,湿湿的,他意识到原来自己还可以动作。




他面前的光里出现了黑色的阴影,他迫使他的眼皮做了个大概应做的动作,扫清眼前的波光好看清那暗淡模糊的身影。




君具矣乎?




为着什么?他感觉肘下有手把他提起来,忽然之间他就站着了——站着——微微前后晃动着,感受着那脚掌触地、被支撑的感觉。他曾经这样站着过吗?他想应该是的——但是他不能相信他自己所想的。




他周围的世界清空了,眼睛不再令他那样疼(或许光暗淡了,或许是他适应了)。他抬起头,看向他还掌控者他的存在的脸,那存在仔细搜索他的脸,似乎在寻找什么隐藏的记忆碎片,关于他曾是谁的一丝线索。他也凝视着对方,想着这阴影的存在是谁,想着为什么他能够再次看见。




你是要带我去哪儿吗?他感觉现在能自己移动了,他的身体慢慢记起来什么是抬起一条腿然后放下——行走。词语回来了,在那么久之后,即使他并不确定它们从哪里来。




(在黑暗之前曾是什么?他记得火焰,以及什么红色的——或者别的颜色——还有那张张注视这他的面孔和光的消逝——)




那个存在退开,显然很满意他在他脸上看到的东西(或者没看到的)。,他命令道,转身就走,并不在意他是否跟上。




他迈出一步,第二步,随着他往前走越来越有自信。你是谁?这似乎是一个有意义的问题,曾经,他想要询问那个在他身体里燃烧的东西,但是他找不到语言——于是他现在问了。




那个存在向下看着他。汝之看护者,久矣。今汝有任,为此世界行最后一事。




什么是世界?




那个存在——他的看护者——没有回答。




他往别处看,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周围环境——注意到他们周围是有东西的。有田野,有山丘,一切都是他觉得是被叫做绿的颜色。




绿色是最爱的颜色,但不知道是谁。绿色配着她的红色头发看起来很漂亮。曾经有一条绿色的裙子。他记得那绿色裙子,皱巴巴躺在地上,除此之外没有了——甚至不记得那穿过它的女人的脸。




我们要去哪?




没有答复。




他们到了一座小山丘,他盯着那山顶入了迷——一种新的颜色,黑色,两个蛛网状的轮廓,向天空伸触。




这些是什么?




其曾乃树木。他的看护者的声音中有种似乎是悲伤的东西,他看向树时眼里的光芒是熟悉的,好似能在黑暗中激起什么。




有什么曾失去过,他想,随之,一种情感突然到来,黑的、令人窒息的,胃里堆满了又硬又重的石块。他想到了词语,火焰和鲜血,在考虑它们是什么含义。




有一位女人在小丘上等待他们,他盯着她,在想她是否是那位穿绿裙子的女人——但,不是。她很眼熟,但是不是那位——太高了,头发颜色不对。他在想他的看护者是否知道这个女人是谁。




吾领其至此,雅凡娜,他的看护者说,把他轻轻推向前。




她向他伸出手,他握住了,惊异于皮肤相触的感觉——他在哪里感受过?你终于是来了。现在有一个任务给你。




她移到旁边,他才第一次注意到有三个形体站在她身后,他凝视着,惊恐地想着为什么他对后两张脸感觉很熟悉。




一位男人衣着洁白,周身散发着钻石粉末的光辉,手里握着的东西闪着光。另一位有着烈火般的红发,两只手环握着某种像火焰一样的东西。还有一位,他的眼睛饱含悲痛,他布满伤疤的手掌紧紧握着一颗光芒四射的星。他们都拿着相同的光,都以一种他无法辨明的表情盯着他。




他感觉背后有柔软的手的触碰,他看向那个女人。她微笑了。拿着它们。




那些光?




是的。拿着光,带到这里来。




他不作言语,向前伸手要着那些,他感觉,曾属于他的东西。红发的男人激动不安,他的灰眼睛里有什么在灼烧。




“父亲——”




他因着听到说出口的词而畏缩,耳朵在鸣叫,试图理解那词的意思。他感觉到那个女人在他身边激烈地动作了一下,然后男人沉默了。




父亲——?




拿着它们,那个女人催促道,然后他摊开了他的手掌。他们将光放在上面,三个坚硬的、光滑的、冰冷的宝石,他在那个凝固的瞬间想着它们会烧灼他的手——因为某种原因,他知道它们理应烧灼他。




但是没有。只是光,在他的手掌上。




为什么——他看向他的看护者,提问道,他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微笑。




你已经被净化过了,他的看护者告诉他,就像他之前就知道一样。




把它们拿到这里来,那个女人对他勾勾手指,命令道。他爬上了山丘,将光环抱在胸前,他曾经遗忘的每一种色彩、每一个词语正在他指尖下舞蹈。




这是我的光吗?他问,知道这曾经是的,想着它们正开始回归到原本该在的地方。




不。




他停住了,更紧地握住那光。是的。就是这么——简单。他记得这是他的,他记得他也曾这样紧紧抓在手里。




这是你的任务。将它打碎,将光寻回。那女人的手抚摸着焦黑的树干,手掌染上了黑灰。把它拿过来,我们做一个了结。




了结?




他觉得他记得另一个了结——或者说那是个开端?曾经有过光,然后他在黑暗里待了那么久,便忘记了光。几个纪元的时间。




一切会结束吗?我会有个了结吗?他想要那个。他想要一个结束,即使他并不确切知道对现在来说什么还会结束。但他想要那样,或者觉得他应该那样想,或者希望他那样想,到头来,这都是同一件事。




是的。她微笑了,他看见她的面颊上什么在闪烁。一切都将结束。




他张开了手掌,将宝石落到草地上。她跪下将它们捡起,抱在臂弯里。光从她的手指间泄出来,在烧焦的树身上反射出这片土地上有过的所有色彩,然后那个穿绿色裙子女人的名字显现了,像一个碎片,嵌进他思维里正确的位置。




Nerdanel. 




还有那个火焰头发的男人,还有那个眼神悲伤的男人——Maitimo. Makalaurë. 




原谅我——




那个女人举起第一颗宝石,伸向空中,然后对着树根的地表将狠狠摔下,那柔软的泥土本该为这一坠落做缓冲,它本来不应该碎裂的,但是它碎裂了,无数耀眼的火花溅开,汇成一股闪烁的流光,向上缠绕着焦黑的树干。




他感觉一股黑暗的波涛在身后,叫嚣着要吞噬他,便向前走了一步,伸出手。他记起那苍白天空映衬下的黑色山峰,记得那熏烟,记得那一条条的火鞭。




第二颗宝石被打碎的时候,他体内什么东西颤抖了。




(他的儿子在哭,白船仍在焚毁,但是他正开始烧起来,身体里的火焰正在耗尽他,黑暗逐渐袭来——)




他尽全力去够触那最后一颗宝石,手拼命想要去抓,然后他感到他的手指尖掠过那光——然后燃烧




光粉碎了。他落入了黑暗,仍然伸着手想要触碰。